許多事情因為環境的關係,

是這樣的定位,所以就這樣逐漸浮現了。

本來壓根兒沒想過,

也許覺得有時候這種想法真是過於天真。

可是有一天,

突然發現其實自己已經無法忘懷了。

是不是有逃避的必要?

也許只是假象,只是一時的盲目。

所以這時候逃避是對的嗎?

還是我真的該費心去仔細剖析?

有時候會被自身龐大的情緒壓抑得受不了,

忍不住的時候會騎快車,

還會大叫。

同樣的問題困擾一次就夠了,

偏偏我的腦袋沒有洞,會無止盡的迴響

所以徘徊不去的是去年

在牌桌上、在通往大棟山的機車椅背上

還有今年

在紫荊大道上、在msn上

具有連結性同一核心概念的問題

力道越來越強,強到有些疼痛。

甚至發覺…自己是不是真的沒有淚腺

我想試著用最原始的辦法發洩

但最後卻一點用也沒有。

無法弄清楚的是自己

當我已經著手去治療我自己的時候

驚覺心中的撞擊力道

越來越重

連我自己都無法肯定的時候讓我覺得很可笑。

我可是自己的主人吶。





有時候想要無所顧忌的帶著困擾我的事物出去大吸一口氣

然後狠狠的大叫

咆哮



我不得不這麼想,是被情感逼的。

我真的很想克制自己瘋狂的情感爆走。

創作者介紹

《E棟二樓》

Crescent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