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亭樺問了我一個問題,然後我為之一愣。


連路都忘記怎麼走了= =

有種膨脹的情感被刺穿了一個小洞的感覺


我想這個問題會縈繞在我心中








一陣子吧。

這種事情,








畢竟也……







……。







她還說了一些事情,


讓我想到了以前





有那麼點難堪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噢,終於冬天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《E棟二樓》

Crescent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